首頁房產健康金融汽車攝影教育生活資訊商企法律社區博客微博游戲家裝數字報專題旅行招聘投稿活動
25歲女孩討要一企業近4千萬元債權 法院:不認可
2019-07-09 10:54  來源:中國青年報  
1
聽新聞

湖南省高院:“套路貸”與普通民間借貸有本質區別

90后女孩肖某向法院起訴稱,她曾分5次借給一家公司3960萬元,但對方不愿意還錢,因而請求法院判決。然而,經過岳陽市中級人民中院一審、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審,三級法院均不認可肖某的債權。

7月5日,在湖南省高院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相關負責人指出,這是一起使用制造資金走賬流水等虛假給付事實、壘高借款金額等“套路貸”手法,意圖將高利貸等非法利益合法化的案件。由此,法院駁回原告訴請,并由其承擔數十萬元的訴訟費。

90后拿出數千萬元出借企業

湖南省高院作出的(2018)湘民終156號民事判決中列出,第三人李某光與被告、坐落于湖南岳陽市的湖南龍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龍峰公司)有多筆借款往來,方式為借本付息,利息通常為月息4%,李某光收取了部分利息。

后因龍峰公司資金緊張一時無力還款,該司與90后女孩肖某簽訂了借款日期為2015年10月20日、21日、23日、28日,11月16日的五份借款合同,約定肖某出借金額分別為600萬元、600萬元、600萬元、460萬元、1700萬元,共計3960萬元給龍峰公司,借款期限均為六個月,月利率2%,時任龍峰公司負責人的胡某芳作為連帶責任保證人在合同上簽名,肖某簽名處加蓋了第三人岳陽市景祥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景祥公司)公章。

然而,法院查明:在五份借款合同落款日期的同日,李某光分多筆向肖某賬戶轉入共計3960萬元,款項匯入的時間、數額與五份借款合同約定一致。肖某隨即將收到的款項按照五份合同約定的數額轉入龍峰公司賬戶,龍峰公司出具了收據。每筆款項到賬當日,龍峰公司隨即將款項又轉入了李某光的賬戶上,總數額同樣為3960萬元。

法院文書顯示,在簽訂五份借款合同的同日,龍峰公司又與景祥公司簽訂中介協議書,協議書約定肖某系景祥公司牽線搭橋獲得的民間借貸信息客戶,龍峰公司保證按借款總金額的2.5%于每月28日前向景祥公司付清下一月度咨詢服務費。以此類推,期限屆滿之日付清中介服務費。此后,龍峰公司以車位、商品房方式支付的中介費、利息(截至2016年4月30日)共計1060萬元左右,均由李某光經手接收。

2016年4月10日,龍峰公司召開股東會,會議通過了關于償還李某光欠款的股東會議決議。其主要內容為:一、以政府欠款約1億元作抵還款(以審計結論為準),將政府欠公司墊資款余款從中拿出600萬元償還鐘某,其余全部償還李某光。此債權政府確認后與李某光辦理轉債手續,轉債后,公司對李某光按月息3分計付3個月利息,一次性結清,3個月后不再計……對李某光所有借款利息自2016年4月30日后全部按月息3分計算(包括肖某等對象)。

李某光在股東會議上到場簽署:同意以上方案,如任何一方違約可在人民法院起訴。

女孩稱受其父親安排在借款合同上簽字

此后,肖某以龍峰公司違約為由提起訴訟,要求對方還錢。但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經審理認為,欠款事實不存在。

肖某在一審庭審中陳述,不清楚借款給龍峰公司是否收取利息,是她爸爸叫她在借款合同上簽的字,她個人沒有資金在里面,也沒有收取利息,也不清楚景祥公司的情況。李某光在二審庭審中陳述共借給龍峰公司1.12億余元,借款到期未還催討時,龍峰公司要他在外面借款,2015年10月,他幫龍峰公司通過景祥公司找肖某借款,之后和龍峰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僅剩700余萬元未結清。

兩級法院的判決認定,該案焦點是:肖某與龍峰公司是否存在真實的債權債務關系以及本息數額。

法院認為,本案中,盡管肖某提供了與龍峰公司的借款合同、匯款憑證、借條等,能夠證明其賬戶轉款3960萬元給龍峰公司以及與龍峰公司之間簽訂了借款合同等事實。然而從款項的來源和去向來看,龍峰公司提供的證據顯示,肖某賬戶中匯給龍峰公司錢來自李某光的賬戶,而龍峰公司又將這些款項轉入李某光的賬戶上。在案證據還顯示,龍峰公司與李某光之間存在上億元的債權債務關系。

而從借款數額來看,肖某出借數額特別巨大,出借時年齡不滿25周歲,已明顯超出其經濟能力。從借款原因來看,肖某不能合理說明借款給龍峰公司的原因。龍峰公司提供的支付憑證等實物證據顯示,該筆款項的利息和中介費接收均由李某光經手領取。綜合上述情形,不能完全排除李某光以肖某的名義與龍峰公司簽訂借款合同,意圖掩蓋與龍峰公司之間高額利息借款的可能。

法院認為,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對一方當事人為反駁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所主張事實而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經審查并結合相關事實,認為待證事實真偽不明的,應當認定該事實不存在。經審查龍峰公司提供的證據,結合本案借款數額、借款原因、借款利息和中介費的收取、款項來源和去向等情形,認為肖某主張其與龍峰公司之間存在借款的事實真偽不明,故只能認定肖某主張的龍峰公司欠其3960萬元的事實不存在。

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肖某訴訟請求。肖某不服提起上訴,被湖南高級人民法院駁回。肖某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后,2018年底,最高法經審理后裁定,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并無不當,駁回再審申請。

湖南省高院:民間借貸市場的火爆發展導致了大量糾紛成訟

在7月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委會專職委員彭亞東介紹,肖某案屬于使用制造資金走賬流水等虛假給付事實、壘高借款金額等“套路貸”手法,意圖將高利貸等非法利益合法化的案件。

彭亞東介紹,該案審判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尚未出臺,民事法官對“套路貸”常見的表現形式和“單方欺詐”型虛假訴訟尚無系統認識。然而在未能查實案件涉“套路貸”、虛假訴訟的情況下,本案二審法院是依照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中舉證證明責任分配以及證明標準規定進行判決的。該案被選為湖南高院民間借貸糾紛及虛假訴訟審理的典型案例。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供的信息顯示,近些年來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取得銀行貸款的難度有所增加,資金供需矛盾愈加突出。從湖南省中小企業服務中心獲得的數據表明,截至2018年底湖南省中小微企業超83.4萬戶,占企業總數量的99%以上,吸納從業人員占全部企業從業人員的85%左右。民間借貸日趨活躍,已成為廣大民眾獲得生活資金來源、投資謀取利益的重要渠道。與此相適應,借貸主體也由最初的大多發生在基于血緣、地緣關系的同鄉、同行、親朋好友等熟人之間的民間借貸,發展到了大量擔保公司、典當行、投資公司、小貸公司、財務咨詢公司、企業法人、個體經營者、寄賣行、民間互助會、網絡借貸平臺等組織參與的借貸;甚至還有為數不少的地下錢莊或者帶有黑惡勢力性質的職業放貸人介入。民間資本由最初的基于生活消費性和簡單的生產性而產生的借貸逐步轉向了投資經營型借貸。民間借貸市場的火爆發展導致了大量糾紛成訟,已經成為湖南省繼婚姻家庭之后第二位的民事訴訟類型。2016年、2017年、2018年全省第一審民間借貸案件數量分別是5.72萬件、6萬件、8.41萬件。

彭亞東指出,在民間借貸活動中,放貸人常利用雙方信息不對稱等優勢地位,與借款方訂立遠超法律保護利率的民間借貸合同;非法集資往往都是以高利貸為誘餌,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借款。

彭亞東說,從現實來看,參與民間借貸的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有較高的概率處于虧損狀態,為保持在銀行的信用記錄,虧損企業冒險性地拆東墻補西墻,用借款來彌補現金流緊缺,稍有不慎就演化成飲鴆止渴。此外,地下錢莊或者帶有黑惡勢力性質的職業放貸人參與的高利貸往往容易引發暴力、脅迫、“軟暴力”等違法犯罪行為,形成社會治安隱患,影響社會和諧穩定。近年來,社會上出現了“房貸”“車貸”“網絡貸”“裸貸”“校園貸”“創業貸”等名目繁多的“套路貸”現象。“套路貸”與普通的民間借貸有著本質區別。民間借貸的本金和合法利息均受法律保護,而“套路貸”本質上屬于違法犯罪行為,是一個披著民間借貸外衣行詐騙之實的騙局。“套路貸”違法犯罪分子往往采取誘使或迫使被害人簽訂“借貸”或變相“借貸”“抵押”“擔保”等相關協議,通過虛增借貸金額、惡意制造違約、肆意認定違約等方式形成虛假債權債務,并以非法手段占有被害人財物。

據了解,5月13日,湖南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了《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民間借貸案件的意見》,6月17日,湖南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了《關于在民事訴訟中防范和制裁虛假訴訟的通知》。出臺上述文件的目的是指引、幫助民商事法官提示法律規定、拓寬信息來源,在面對復雜、疑難問題的情況下作出迅速而準確的裁判,防范化解各類風險。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洪克非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許珊珊
版權聲明
      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宿遷晚報、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如擅自轉載、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拉呱社區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